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探訪日喀則烈士陵園:珠峯腳下鑄就鐵血忠魂

發佈時間:2021-03-03 09:31:00來源: 西藏日報


圖為日喀則烈士陵園內民族團結主題羣雕。 羅桑旦增 記者 張姝 攝

  1971年4月9日,一張紙質名單從西藏日喀則軍分區交到當時的日喀則地區民政局,這張用膠布“保護”着泛黃的紙,書寫着一位位革命烈士的姓名,也記錄了一份份承載着生命重量的榮光,亦是一片保家衞國、建設西藏的忠心。

  冬日的暖陽照耀在日喀則市南郊上海南路13號,這裏是日喀則烈士陵園。日喀則烈士陵園由日喀則軍分區建設,該園坐西朝東,北靠日喀則軍分區,東沿日亞公路,佔地120畝,總建築面積為4200平方米。這裏有烈士墓區412座,其中有名烈士墓302座,無名烈士墓97座,因公犧牲墓13座;公墓區263座,其中有名墓163座,無名墓100座,共安葬有對印邊境自衞反擊戰、修築中尼公路、修建和平機場以及為保衞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、維護社會穩定而光榮犧牲的675位先烈。

  記者懷着莊重肅穆的心情,走進陵園第一排墓碑,默唸他們的名字:金永武,駐藏某部戰士,四川省蓬溪縣南公社人、1968年入伍,逝年22歲,1970年5月16日犧牲……袁昌祿,駐藏某部副班長,中共黨員,四川省南充縣飛龍公社人,1966年入伍,逝年23歲,1970年5月16日犧牲……王虎虎,駐藏某部戰士,甘肅省甘谷縣立新公社人,1969年入伍,逝年18歲,1970年5月16日犧牲。

  韶華易逝,而他們的人生卻定格在了最美的年華。22歲、18歲、20歲……看着冰冷的墓碑,記者腦海裏浮現的是略顯稚嫩的乾淨臉龐,是撫着傷口説沒事的笑臉,耳畔響起的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那一句滿腹豪情的“好兄弟”。

  走進日喀則市革命烈士紀念館,這些曾經並肩的戰友,如今幻化成牆面上一張張神情凝固的照片。從他們眼中,看到的是一條永不停息的河,一朵永不凋零的花,一顆永不褪色的心。走在2020年新建的紀念館裏,看到的卻是一盞舊油燈,一件破衣衫,想到的是那一段艱苦的歲月,那一羣可愛的人。

  如今筆直、平坦的中尼公路上,車輛來來往往。穿梭在這條由中國西藏通往尼泊爾的公路上時,人們或許不會想到,這條全長943公里、西藏境內829公里的路在1963年是怎麼建成的,承載着多少人的心血和生命,在地處喜馬拉雅山系的坡積層與高原地形條件下,修建中尼公路是何等壯舉。在上世紀60年代的青藏高原,先烈們腰間掛着炸藥,吊着繩索,懸在半空中,靠慣性和巧勁在離山崖最近的地方扔炸藥,在懸崖峭壁間修公路……“讓高山低頭,讓江河讓路”不是一句簡單的諾言,是智慧,是果敢,是視死如歸的勇氣和決心。

  陵園裏還長眠着建設日喀則和平機場的犧牲者。1968年,在寒冷乾燥、空氣稀薄、紫外線強、霜凍期長的艱苦條件下,他們忍受巨大的晝夜温差和強烈的氣候變化,還要解決影響機場飛行的夏季雷暴和春秋季節的大風揚沙難題……如今,望着和平機場裏高聳的塔台、完善的基礎設施、整潔的候機室,驕傲和惋惜的複雜情感在心中發酵,驕傲的是多少人用雙手甚至生命建造了和平機場,惋惜的是和平機場如今的模樣他們卻無法親眼看到。

  長眠在陵園裏的還有很多像他們一樣為建設西藏獻出生命、為西藏和平穩定發展獻出生命的先烈,他們如豐碑般永遠屹立在那裏。墓碑上刻有姓名的英雄故事還未訴説完,而那些無名氏,他們是誰,藏着什麼故事?尋找答案的路雖漫長卻從未停下腳步。勿忘歷史,更勿忘那些默默付出的英雄。

(責編: 常邦麗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